黄海波
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
http://huanghb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皇城刺骨

2011-02-16 10:18:43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海角天涯游 | 浏览 61791 次 | 评论 0 条

居港八年,很长一段时间仍旧觉得自己是北京人,每次回到北京时,打开车窗,吹进一股北方特有的凉气和冷冷的味道,觉得到家了。出差或是探亲也尽量找机会开车直奔二环以里,皇城根下,那曾经生活过的胡同里转转才觉得踏实。不过这几年这种感觉淡漠了,住惯了香港是主要原因,另外,更主要的是,因为北京已经转换成一个每次回去都给我添“堵”的大停车场,非万不得已不再往城里扎,在修得和世界其它现代大都市无差别的外城转,老北京的记忆也就模糊了。

这个冬天,我因为要到位于老城中央什刹海边上的宋庆龄故居谈事,终于又奔皇城根去了。什刹海说是海,其实就是几个被桥割断的小湖,前海后海中南海,皇上们在中南海,平民百姓在前海后海玩。可能是北京内城唯一不收门票可以接触到的水面。小时候常骑车到这里来玩。这一天我因为怕堵车,竟然提前一小时就到了,感觉白赚回来的一大块时间,慢慢地在我小时候经常来玩耍的地方盘桓起来。

冬天的水旁,寒风夹着冰的颗粒,打在身上,刺在骨里。海面一片银白的肃杀,不过有湖岸和干柳的围衬,这里仍然是如今膨胀得像怪物的的北京城最有精髓的地方。零下2度的气温没挡住心中暖暖的回忆,想起小时候在什刹海夏天游泳冬天滑冰的日子,和童年玩伴的面孔和嬉闹声。。。

 

 跳水刺骨冰水前的一瞬

一阵大声吆喝把我从回忆中惊醒,循声而去,发现湖边有长二十多米宽五米的冰面已经被砸开一个小游泳池,几个浑身赤条站在岸边的中老年人站在岸边,此起彼伏的喊声显然是寒冷中互相鼓劲的,一个中年男子脱好衣服和周围人说:“咱跳一个吧?”有人叫好说来一个,有人说太冷别跳了。男子不出声走出岸边十米,突然起跑,跳上岸边的铁栏杆直接扎进水里,我站在一旁惊呆了,不知是被他的举动还是被想象中刺骨的水温激住了。

被敲开的冰面只有20米,宽5米,他们只游一圈返回。上得岸来淡定地用自带的一小桶清水淋浴,擦身,吆喝,聊天。红彤彤的身体在血液循环的带动下冒着热气,而他们对于裹在冬衣中的围观者早已习以为常。大家都满口京腔,不是骑车就是走路来的,显然都是什刹海一带老街坊。岁数长我不少,可是身体和精气神都令我自愧弗如。

北到哈尔滨的松花江,南到香港的维多利亚港,我都见过冬天和冷水较劲的人,在北京还从未见过。总觉得这些年走南闯北,吃苦耐劳,见过不少世面,闯过不少难关。可是看到这些叔叔大爷们,守着皇城根呆了一辈子,却没有丧失对自己的身心的锻炼和极限的挑战。而这样的人就在身边就在都市的中央。寒冷中我得到离开家乡后难得的对北京新的认识,新的刺激,甚至有些刺骨。这才是一个城市的精气神。

不过什刹海边上,年轻人不在。。。

 

 另一位老人跃入水中
 
 推开将凝固的水面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仰望星空,渴望不再脚踏实地 --- …     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海不揚波

看到的风景不是扑面而来的,就是匆匆掠过的。会努力让物质与心灵的景色在这里留驻。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